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法官随笔

《老张》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7年12月25日

  老张

  五月的风在太阳面前显得软弱无力。她拖着行李走在路上,显得很孤独。这里的一切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了,除了老张。

  她有四年半没回来了,村子里都变了模样。隔壁的院落高高的红墙代替了洋槐花,她还记得那两棵槐花树是以前老张陪她荡秋千的地方。只有老张的院子,依旧荒凉。推开掉了漆的院门,满地荒草,小狗摇着尾巴,还认得她。

  老张不在,准是又下地去了。想来也是,老张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那一亩三分地,还有这所谓的家。二十多岁的老张是这样,七十多的老张更是这样。记得老张说二十多岁的时候去外省工作,想家想到半夜里哭。她觉得不可思议,她以为年轻的男人都喜欢在外闯荡。老张还说他原有好多次离开村里的机会,都因为放不下家放弃了。她不知道老张这样的男人好还是不好,但她知道她希望自己的男人能像老张一样。尽管只是希望。

  她看到屋里的墙上多了一张照片,是老张同学聚会时的合影留念。她想着不错,还能有人想着老张。她又有些心疼,在高大的人群中间,老张显得格外瘦小。又黑又瘦头发花白,这是去年的老张。四十年前的老张可不是这样,不能说高大也至少身形挺拔,可以背着她走的依旧英俊潇洒。

  她曾经想着等赚了钱就陪老张各处旅游,就像小时候老张陪自己一样。再看如今自己的境况,她又觉得没脸回来见老张。她想起当初老张不让她离家太远,她说出去闯荡闯荡就回。老张还说不让她跟那个男人在一起,她坚信那个男人心地善良。她记得她走的时候老张低着头不停地抽烟,看不清脸上的表情,那是她第一次见老张抽烟。她又想起了许多过往。眼泪挂在脸上,晕花了妆。

  墙上的挂钟敲了六下,提醒她该做饭了。她看了看,柴米油盐酱醋茶,只有柴火堆满了南墙。老张一个人究竟把日子过成了什么样,不难想象。这就是他熟悉的老张。她骑上老张的大轮自行车去了菜地,熟透的茄子和丝瓜被虫子啃的乱七八糟,老张又忘记收菜了,每次都是这样。这么多年了,她的厨艺还是不好,只能勉强把菜做熟了。她在门口等着老张,又怕见到他,走进屋里又出来,出来又回去,挂钟敲了七下、八下,始终不见老张。

  她走到街上,走到田里都不见老张。过了好久,有人来告诉她老张不会回来了,十天前悄悄去了世界另一端,还告诉她老张嘱咐过要留着家门给她。

  她走回家,看着摇尾巴的小狗,看着南墙的柴,墙上的照片,桌子上的菜。泪流满面。

关闭

版权所有:0536-3210535 ICP备案号:鲁ICP备13032396号
地址:山东省临朐县龙泉路32号 电话:0536-3210252